雄夫兄

 

雄夫兄姓王,是我读师专时候的老师。“雄夫兄”是同学们私下对他的昵称,见面时我们还是恭恭敬敬叫他王老师的。

雄夫兄上的是《中国古代文学史》的唐宋部分。他讲课的时候两片鼻翼总是一起一伏的,引起声音的强烈共鸣,令他那带着浓重方言的声音显得极富磁性。当然最令同学们着迷的还是他那手潇洒飘逸的粉笔字,一如他所教授的唐诗宋词,张驰有度,刚柔相济,俊俏而隽永。

把王老师叫做“雄夫兄”的始作俑者是我的一个绰号叫“老败”的同学,这个称呼在同学中间迅速流传开来,甚至影响到后来的师弟师妹。同学们之所以在私下都乐于这样称呼他,完全是因为雄夫兄对我们的和蔼态度。他对学生非常亲切,即使课堂上提问,也从来不连名带姓地称呼我们,而总是省去姓氏,只叫姓名后面的两个字,如“本胜”“家禄”“广龙”“震雷”等等,使我们感觉仿佛就是自己的兄长在叫唤自己,一种微妙的感动便油然而生。

我是雄夫兄最得意的学生之一,他对我的喜爱一点也不掩饰,这使我很是得意。假如上课时提的问题有一点难度,或者要背诵那些很长的诗文,他总少不了要叫我。有一次,他在课堂上要同学们背诵《长恨歌》,见很多同学都背不得,就对我说:“盛彬,你来试试。”我就在同学们怀疑的眼神中一字不漏把白居易的长诗背了出来,赢得同学们的一阵掌声,当然还有雄夫兄的赞赏。

雄夫兄是苗族,性格中自然就带有苗族人粗犷豪放,这一特点在他喝酒的时候表现得尤其明显。在毕业前等待分配的时候,有一天我和另一个同学到雄夫兄家去喝酒,虽然是平生第一次和自己的老师喝酒,但是在雄夫兄面前我们没有感到丝毫拘束,三个人很放开地喝,直至酩酊大醉,雄夫兄才哈哈大笑着把我们送出家门。

从学校毕业后,虽然我和雄夫兄仍同在一个城市工作,但是由于大家都比较忙,见面机会也不多;后来我背井离乡来到遥远的南国,离开雄夫兄十分遥远,而且境况相当艰难,渐渐地就和他越来越疏于联系了。

几年之后的一天,我因为个人事务回了一趟原来的城市。由于要办理一些事情,我就没有打算去看望过去的老师、同学和朋友。我的事情办得极不顺利,尽管只是办理一些很正常的人事调动手续,却遭到一些特权人物的百般阻挠,虽然花了不少钱财层层打理,但是手续却总是办不下来。我犹如掉进了一个深不见底的黑洞,一股莫名的恐惧和绝望向我袭来。

由于心情极度沮丧,我把自己关在宾馆的房间里,独自咀嚼着痛苦和无助,不吃不喝也不想见任何人。从宾馆的窗口看着自己曾经生活过十多年的城市,这里有我许多的同学、老师、同事、亲戚和朋友,但是此刻我却感到那样冷漠、那样陌生,禁不住悲从中来。我把自己封闭了整整两天,到第二天傍晚,不知怎地,我忽然想起了雄夫兄,就从床上爬起来给他打了一个电话:

“王老师,我是盛彬,我想今天晚上去你家喝酒。”我想起了毕业那年在雄夫兄家喝酒的情景,或许在我的潜意识里,只有到了他那里才能找到温暖和希望。

雄夫兄接到我的电话,放下手中的活就直奔学校门口来接我。到了他家里我才知道,那天正是他女儿王芳的生日,王芳请来了很多客人,雄夫兄正在家里张罗着招待他们,但是我的电话一打过去,他就撇下一屋子的客人,跑到学校门口接我去了。

王芳对我说:“我爸爸听到你的电话后很激动,做好了一半的饭菜都放在这里让我来做了。我猜你当年一定是我爸爸最喜爱的学生。”我说:“是啊,可是我好多年没来看你爸爸了。你看,你都参加工作了,我当你爸爸的学生的时候你还是一个小学生呢。”确实,见到雄夫兄时我感到他明显比以前苍老了,虽然说话的声音还是那样浑厚,看人的眼神还是那样亲切。

那天晚上,雄夫兄叫来了我的几个同学一起喝酒,他家里就成了我们师生叙旧的地方。本来应该是当晚主角的王芳和她的那些朋友,反而被冷落到一边了。酒至半酣,雄夫兄对我说:“盛彬,你在广东过得怎么样?不行的话就回母校来教书吧。”

雄夫兄的这一句话说得我差点掉泪来。这几年在外面闯荡,我当然是过得很不如意的。我知道雄夫兄虽然是学校人事处的处长,但是假如我真想回母校去,却不是他能够说了算的事情。可是他的话还是使我非常感动,我说:“王老师,我过得挺好,你放心。我在外面会很努力的。至于回母校来教书,我还没有想过,不过我会经常回来看你。”雄夫兄说:“只要你在外面过得好就行,我是相信你的。来,我们干一杯。”我们端起杯子一饮而尽。

当天晚上我们喝了很多酒,我和几个同学出来时脚步都有点飘飘然了。雄夫兄坚持要把我们送到学校大门口,我们走出了很远,回头看时,他还站在昏暗的街灯下目送我们。

我曾经读过一篇散文,题目叫《走进我生命深处的六位老师》,文章的内容我已经记不清楚,但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标题却一直十分清晰地印在我的脑海里,大概是因为也有几位老师,留在我生命的深处,雄夫兄就是其中一个。

 

2004年7月  于深圳

后记

想要出这本书,已经想很久了。唯一的目的是想把自己写过的一些零零散散的写人记事的文章整理一下,集中起来保存,算是对自己的一个交代。

这本书取名《牛的传人》,没有什么深刻的含义,就因为喜欢这个名字而已。甚至书中也没有一篇题为《牛的传人》的文章。我笔名高铎,是侗音的翻译,在侗语里是“牛头”“牛脑壳”的意思。侗家人骂一个人笨而且犟,就说他是“高铎”。后来读熊培云教授的《一个村庄里的中国》,发现了“牛的传人”这个词,与“高铎”的含义很接近,于是,我的QQ、微信、邮箱或者网上注册的什么账号,在“高铎”的名字下面,一般会用“牛的传人”几个字作为签名。中国人喜欢把自己叫做“龙的传人”;过去,我也曾用“闲云野鹤”来做过网名。但是,龙是神物,鹤亦非凡鸟,都是仙风道骨,超凡脱俗的东西,不太接地气。我一凡夫俗子,生长在偏僻山乡,小时候就是放牛娃,因此,自称为“牛的传人”,应该比较贴切。这就是这本书名的由来。

这本书里的文章,主要是写人的,写我自己和我身边的人,写我们的故事和命运。我们生活在一个特殊的年代,我们的生活有欢笑也有眼泪,甚至也有不幸和苦难。我尝试着用我笨拙的笔(现在是键盘了)把我们生活的面貌记录下来,幸福也好,痛苦也好,记下来,就是我们这一代人命运的写照。

当然,这种零零散散的记录,是不可能反映我们这个时代的生活面貌之万一,甚至也不能反映我个人生活的千万分之一。但是,哪怕是对我个人经历、感受和思考千亿分之一,万亿分之一的记录,我认为也有意义。即便对他人,对社会,对人生没有什么特别的价值,对我个人而言,也是有用的。至少,它能使我的生活中多一点点乐趣。

这是一本散文集。“散文是一种作者写自己经历见闻中的真情实感的灵活精干的文学体裁。”既然是文学体裁,那就是属于艺术的范畴,不管如何强调散文的真实性,其实质上都是经过了加工甚至虚构的。所以,如果我文中写到的人物或者故事,如果你看了不高兴,觉得受到了伤害,那我不是故意的,你就当作是我的创作罢。并且真诚地希望你原谅我。

我真的很害怕被我的亲朋好友误会和谴责。

当然,我知道更多的人是支持我的,这本书的出版就得到很多人的帮助。首先是深圳鑫辉光电有限公司总经理谢善铭先生,他在很多年前就鼓动我要出一本书,说,如果我出书,首发式由他主持,他来请客。可惜很多年过去,这本书一直没有整理出来,以致一起喝酒时他常常对我冷嘲热讽,说我没文化,写不出来。我知道那是一直在激励我。湖南科技大学教授、作家潘年英也在很早之前就鼓励过我,这次拙作出版,他还亲自操刀帮我写序,甚至帮我修改了不少错别字,真是令我感动。还有我的同学李家禄龙兴亮。李家禄是我们班唯一一个大学毕业后还始终坚持写作的人,发表过数百万字的小说和其它文学作品。他给我的帮助也不少,正是在他的引荐下,我认识了四川民族出版社编辑的周文炯老师,才使得该书得以正式出版;龙兴亮则在阅读了我部分文章之后,就写下了热情洋溢的评论,对我的文字给予了高度的评价,这无疑是对我莫大的鼓励和鞭策。此外,我的亲人、亲戚、领导、同事、同学、朋友和学生,都直接或者间接地给予我帮助,在此一并表示感谢。

这本书收集的是我大约近二十年来写过的散文,有些篇章肯定是很陈旧的了。所以,在要不要保留写作时间的事情上面,我是颇费些踌躇的。把那么古老的文章收入进来,确实有些尴尬;但是,不收入它们,又不能完整地保存我写过的文字。最终,还是决定保留写作时间和地点。

我不是作家,写散文只是偶尔为之,并不是我写作的主要内容。其实,我写过的最多的文字,除了公文,还是教育言论随笔之类。所以,我想,如果有恰当的机会,我还想把自己写过的教育随笔也整理一下,结集出版。希望那个时候谢总谢善铭还能主持首发式,还是一样慷慨地请客,那样的话,我们大家又将有口福了。

2016年7月2日 深圳

空堂

11月23日

空堂是一个学校教学术语,指一个班的某一节课没有老师上课,称为“空堂”。

在学校,出现空堂现象是一个很大的问题,被称为“教学事故”。空堂问题的严重性不言而喻,最好的结果是,虽然没有人管,但是学生能在教室里安静自习,不出教室。这在小学生中当然很难做到。一般的情况是,因为没有老师上课,学生在教室打闹,如同下课一般;有些学生甚至跑出教室,到外面打闹,那就影响到别的班级正常的教育秩序。极端的情况可能是,因为没有老师,学生在教室或者到外面打闹玩耍,结果闹出了安全事故,那就很麻烦了。

因此,对于空堂现象,学校是绝对不允许的。一旦发现某班有空堂现象,马上就会有老师顶上,不会让空堂的状态持续太久。

今天我摆了一个乌龙,导致有一个班上午第三节课出现了空堂。

事情是这样的:

今天上午第三节课,我按照自己的印象去五(3)班上课。去到五(3)班教室时候,一个班干部模样的女孩子在讲台上维持教室秩序,见我走进去,那女孩子说:“老师,《品社》课郭老师上过了。”

我莫名其妙。第三节课还没有开始呢,怎么说课已经上过了呢?

学生说:“郭老师跟数学老师换课了。”

我还是听不明白。我问:“这节课是《品社》课吗?”全班学生答:“是。”我再问:“你们班《品社》课是我上的吗?”学生齐答:“是。”我接着问:“既然是我的《品社》课,我来上课有什么不妥吗?”学生回答更加整齐了:“没有不妥。”我再问:“刚才这个同学说郭老师已经上了《品社》课是什么回事?”估计那个学生反而被我问懵了,没再说什么就走到自己座位上坐下了。

我开始上课。前面我说过了,我把规定每周一节《品社》课上成谜语课,学生喜欢得不得了,每周都在盼着这节课。所以,上课的纪律特别好。但是,我刚转身在黑板上写下课题“第十课,半面法”,就听到学生一阵惊呼声。我扭头一看,是数学老师准备进来上课。但是他听到学生的叫声,就说了一声“潘老师已经在上课了,那我们下午再上。”就扭头回去了。

我跟学生讲了一节课的“半面法”——猜谜的一种方法。

因为一口气上了三节课,挺累,下课后我在办公室休息。这时候我的手机响起来了。

“哪位?”我问。

“潘老师吗?你去了哪里了?你第三节有课你知道吗?”给我打电话的是教导处李主任,口气很严厉。

我说:“我知道啊,我在上课啊!”

李主任很奇怪:“你在上课?你上什么课啊?你那个班都空堂了!刚好教育局的来检查工作,看到了四(2)班半天没有老师去上课,后面我们才叫语文老师去顶上的。”

“啊!”我大吃一惊:“我在五(3)班上课啊,这不,我刚刚下课呢。”

“你在五(3)班上课?你是四(2)班的课,怎么跑到五(3)班上课去了?那应该上五(3)班课的老师呢?他干嘛去了?”李主任也被我弄得莫名其妙了。

这时候我好像明白过来了,我可能上错了班级了。

这几天确实太忙,有点晕头转向。教育局催我交材料,必须在今天上午之前交出去,我一门心思想的是赶快上完课,再最后修改一遍交给他们。结果大概忙晕了头,走错了教室,把课上错了。

按理说,犯这种低级错误应该有一个纠错机制的,就是说原本第三节课应该上五(3)班的课的那个老师,应该发现我的错误,这时候如果他找我核对,这个错误就可以避免。难怪刚才数学老师来了一下教室。可是他见到我在上课,没说什么就走了。我估计他会不会还以为是他自己记错了。

一般来说,一个老师是不太可能记错自己的课的。五(3)班的数学老师肯定不会记错他自己的课。巧就巧在,五(3)班的第三节原本就不是数学课,而是《品社》课——但这一节的《思品》课不是我上,而是郭老师上。而郭老师因为要听公开课,就跟数学老师换了课。这一换,加上再看到我已经在那里上课,又确实是《品社》课,我估计数学老师当时也不是能够十分确定应该是他的课,于是就走掉了。

真实太复杂了,要说清楚这件事都要大半天时间。

这个学期我的课确实有点杂,六个班,除了三(5)班上的是《语文》《书法》和《品社》三门课,课时较多之外,其余各班都是每周只有一节课。由于班级太多,上了大半个学期还是记不住哪一节是哪个班的课。最终导致了今天空堂事故的发生。

既然犯了错误,就应该承认。我赶紧放下手中正在给教育局修改的材料,到教导处去认错。我去到教导处时候,龚副校长也在那里,满脸阴云。我赶紧说:“对不起,对不起,我错了。是我摆了乌龙,上错了班级。”

“你没有错。是五(3)班的数学老师错了,他自己应该上课而没上,他不知道吗?”龚校长说。

教导处李主任说:“关键是正好教育局的来检查工作,恰巧又在四(2)班门口站了很久也不见老师来上课,太不好解释了。”

我知道这是真的。上课前我去上厕所时,就看到教育局我前同事叶菲科长和周夏初老师等人在校长办公室,好像在开会的样子,我还走进去跟他们打了个招呼。没想到他们好不容易到我们学校来检查工作,我就给学校捅了一个大娄子。

我说:“是我错,我进错了教室。不能怪别人。要问责就拿我问责。”

龚校长和李主任也没说我什么,只是满脸无奈,在那里埋怨没有去上课的数学老师。

尽管副校长和教导主任都没有过多责怪我,但是我还是很内疚。错误的根源在我这里,怎么能让数学老师代我受过?虽然理论上他也有一点点责任,但那不是主要责任。根本原因还是我记错了自己的课,正如李主任说的:“你应该看清楚课表再去上课嘛。”

我回到办公室,就接到四(2)班语文老师卢老师的电话。卢老师问:“潘老师你在哪里呀?”

我说:“在办公室哪。”

“你怎么不去我们班上课呀?”

“卢老师,快别说了,我摆了乌龙。”

“你的课我帮你代了,什么时候还给你呀?”

“卢老师,谢谢谢谢。不好意思,麻烦你了。你什么时候还我课都行。”

“这周五行不行?周五第二节你有没有课?”

“行!周五我有四节课,但是,第二节正好没课。”

“那就说好了,你去上我周五的第二节课。”卢老师说。

“没问题。这次绝对不会记错了。”我说。

这个卢老师,现在很多老师都抢着课上,她倒好,因为我的乌龙,她白捡了我一节课,却要还给我。哼!

摘自高铎《一个语文老师的教学手记》

并非段子

  昨晚去酒楼吃饭,饭后上洗手间。这家酒楼很奇怪,厕所没有写男厕所或女厕所,而是在门上写着“须眉”和“巾帼”字样,当然分别还有男人女人的头像。我踌躇半天,还是进了“须眉”去小解。毕。出来前台问服务员:“你们的厕所门上写着‘须眉‘和’巾帼’是什么意思?”前台服务生说:“‘巾帼’是指女厕所,‘须眉’是指男厕所。古话有‘巾帼不让须眉’之说。”我说:“那就对了,你们都知道‘巾帼不让须眉’!女的完全可以进入‘须眉’间而不让男的进去,那么,男的到哪里上厕所去?”众服务员大笑。我说:“转告你们老板,玩文化不带这样玩的!”

我的生日之夜

10月13日
    昨天是农历9月12日(今年的农历和阳历的日期相同,只是相差整整一个月),是我50岁生日。
    头一天儿子在微信上问我:老爸明天是不是你的生日?我说:是,但是不过生日。“你爷爷奶奶都从来不过生日呢。”我还说。
    “我不是要给你过生日,我要送你一个礼物。”
    “好。”我说。中午时候儿子把礼物拿来,是一个叫做Amazon Kindle的电子产品,是亚马逊公司开发的电子阅读器或曰电子书。儿子担心我不会用,亲自教了我好一阵子,并示范着给我下载了一本电子书。我让他给我下载的是美国作家杰克·凯鲁亚克的小说《在路上》。我原来是有这本书的,但去年寒假回家时,有一个学生请我吃饭,问我:“老师,有没有什么好书推荐给我看的?”我就顺手把放在包包里的这本书送给了他。当时我自己还没看完。
    晚上,我本来计划回家吃饭的,但是临下班时接到女儿的电话,女儿说她饿了,想先到外面去吃饭,不等我了。女儿还说她妈妈正在外面忙,不回家吃饭。正好司机阿侯说要请我吃饭,我就跟他两个人一起去一家很小的潮州牛肉火锅店吃火锅去了。
    阿侯请我吃饭是随性的,我们经常在一起吃饭,他并不知道昨天是我的生日,直到举杯时,我说了一句:“祝我生日快乐!”阿侯很吃惊,说:“啊!今天是你的生日?你怎么不早说。早说我们就去找个高档的地方庆祝嘛。” “我长这么大从来不过生日的。”我淡淡地说。
    吃过晚饭我就回家了。
    奇怪的是虽然喝了一点酒,晚上我却失眠了。平时我少量喝酒过后一般会睡得很香的,昨晚却例外。我的失眠当然跟生日并没有什么联系。在这里我想说的是,由于凌晨三点过种醒来之后再也睡不着,躺在床上胡思乱想太无聊,我就爬起来改写古诗。
    这给学生上的是第九课《古诗两首》——南宋叶绍翁的《夜书所见》和唐代王维的《九月九日忆山东兄弟》。于是我就拿这两首诗改写起来。
夜书所见
【宋】叶绍翁/作  【当代】大番薯/译
秋天来了凉风吹得梧桐的叶子萧萧地落下,
离开家乡坐在船上的游子不禁想起了妈妈。
他好像看到有一个孩子在逗着蟋蟀做游戏,
仿佛回到了隔着篱笆亮着灯光的自己的家。
原诗:
夜书所见
萧萧梧叶送寒声,
江上秋风动客情。
知有儿童挑促织,
夜深篱落一灯明。
九月九日忆家乡兄弟
【唐】王维/作  【当代】大番薯/改写
离开家乡跟着爸妈到深圳,
逢年过节特别想念家里人。
不知他们在家过得好不好,
是否知道我在远方想他们。
原诗:
九月九日忆山东兄弟
独在异乡为异客,
每逢佳节倍思亲。
遥知兄弟登高处,
遍插茱萸少一人。
    第一首翻译,第二首才是改写,我把标题的“山东”都改成了“家乡”。写完之后自己觉得挺满意,决定拿去让学生朗读,以增强他们对这两首诗的理解。
    今天虽然是体育节,但是,早读还是要正常上的,正巧今天是我的早读。我将投影打开,把写在手机上改写好的古诗投射到屏幕上,让学生对照着原诗朗读。
    可是,也许是因为马上就要举行体育节的缘故,学生早读完全不在状态。我看到学生心不在焉,让他们读了两遍之后就让他们吃早餐了。

家长会

【按】从今天起我计划陆陆续续发表一些文章,是我写作中的《一个小学语文老师的教学手记》的一部分,欢迎大家关注并提出意见。
10月13日
        今天一早我就在微信朋友圈发了一条动态。我是这样写的:昨晚好多同事都嗮家长会,如果我不嗮嗮好像我没有参加家长会似的。我要说,我不仅参加了家长会,我还在会上吹牛了;而且,我还打了草稿……同时附上一张我在家长会上讲话的照片和一张十分潦草的手写的讲话稿提纲照片。
        朋友圈的回复五花八门。有的说:“打草稿吹的牛不算”;有的说:“吹牛还打了草稿,那牛一定吹得出神入化了”;“不错,不像有些人吹牛不打草稿。”有一个同事回复说:“完了完了,我昨天吹牛忘了打草稿”……
        这当然是我编的一个段子而已,不过,昨天晚上我们学校确实召开了家长会。
        这个学期的家长会开得比较早,要是以往,一般要学期过半之后才开家长会的。
        我对提早召开家长会的做法十分赞同。新学期开学之后,一般各班都换了新老师,让家长和老师早一点见面和沟通,对增进家长和老师之间的了解,加强家校联系,应该是有好处的。
        不过,家长会开得早也有开得早的坏处。那就是,老师对学生的了解还不多,有些问题还没有暴露出来,致使家长会比较容易流于形式,不能解决实质性问题;还有,就是学生的作业还不多,甚至一次单元考试都没有进行,可以展示给家长看的成绩或者问题都很有限。也正因为如此,昨天的家长会我也只是泛泛而谈,没有涉及具体的孩子或者班上存在问题,只能说仅仅是一次与家长见面会而已。
        当然,会前我还是花了二十来分钟的时间做准备,并写了一个讲话提纲。我讲话的大致内容,一是介绍我自己;二是介绍我的教育观;三是介绍我的语文教学方法;四是说明需要家长支持和配合几个问题。
        在作自我介绍的时候,我同样讲了一个段子。我说:“大家好!我是三(5)班的语文老师,我姓潘。潘金莲的潘。我们学校有个老师,姓金,叫金莲。有一次,金老师去学生家里家访,一进门,金老师说:‘家长您好,我是您的孩子的老师,我叫金莲。’家长忙说:‘潘老师好!’金莲老师不悦,说:‘我姓金,不姓潘。’”哈哈!我想通过讲一个段子营造一下轻松幽默的气氛。果然,讲完段子家长们都会心地笑了。
        接着我介绍自己的教育观。这个问题太大,三言两语不可能说得清楚,我只是提纲性地表明了几个重要的观点:“有教无类”——公平地对待每一个孩子,请家长放心;“寓教于乐”——尽可能给孩子营造轻松愉快的学习环境,提高学生的兴趣;“教学相长”——允许学生犯错误,也允许老师犯错误,老师、家长与孩子共同成长;“亲其师,信其道”——努力成为一个收学生欢迎的老师,而不是让学生害怕的老师;“因材施教”——尽可能给学生个性化教育,促进孩子的差异化成长。等等。
        然后,我介绍我的语文教学方法——主要是与别的教师不同的方法。一是不要求学生预习。因为我认为学生预习过后对课文失去了好奇心和新鲜感,上课就失去了很大的吸引力。二是分等级布置作业。上学期我就是这样做的。根据学生的不同发展水平布置不同的作业,让学生享受到“跳起来摘桃子”的快乐。今后我可能还会这么做。三是每周都要写作文。这跟课程标准要求的每学期写八次作文——即每单元一次作文训练不同,至少增加一倍的作文训练量。四是作业一般安排四种,即写字本、语文知识与能力训练、综合本和作文本。作业每天都有,但是量不会太大,保证普通学生都能顺利完成。
        最后,我对几项需要家长支持和配合的工作进行了说明。我说,我一般不要求家长监督孩子的作业,也不会要求家长在孩子作业本上签名,但是,一些特殊的作业例外。比如听写,需要家长帮助念生字词;默写需要监督孩子确实是默写而不是抄写等。顺便我也说了几句希望家长们支持班主任工作,比如秋游,应该让孩子积极参加等。最后这添足之论,完全是为了力挺年轻的班主任老师而发表的,含蓄地表达了对上次秋游活动中有些家长没有支持孩子参加的不满。
        之前我跟班主任李老师约好,我讲半个小时,剩下的时间留给她和数学老师。我还没讲完,小李就站在教室门口提示我说时间到了。我只好草草收场。
        这次三(5)班家长会与以往最大的不同是,班主任李老师把座位摆成四个组,每个组都是面对面坐着,中间还摆了水果,可能是家长赞助或者用班费买的,具体我没问她,也没吃水果。一讲完我就匆匆忙忙离开教室走了。
        我发现我走的时候副校长龚校走进了教室,她说她有话要说,要耽误家长们几分钟。但是,龚校长具体跟家长们说了什么话我就不知道了。

学生的幽默

9月19日

        今天上午第四节课是我的课,放学时我让学生一边排队一边反复朗读前几天在“国学朗诵”时读过的古诗《长歌行》。我也边走边跟着学生一起读:
青青园中葵,朝露待日晞。
阳春布德泽,万物生光辉。
常恐秋节至,焜黄华叶衰。
百川东到海,何时复西归?
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
        读到后边两句时,我故意改成“学生不努力,老师徒伤悲。”学生见我调侃他们,没一会,就在一个学生的带领下,整齐地读道:
        “老师不努力,校长徒伤悲。”
        我当场笑喷。

我给朋友取店名

        美女老乡许愿,微信给我留言:高老师,我想开一爿小店,卖家乡的苗家蒸菜,想麻烦您给取个名字。
        我沉吟片刻,说:叫“日上苗家蒸食坊”,来源于成语蒸蒸日上;或叫“午言苗家蒸食坊”或“原心苗家蒸食坊”。午言,许也;原心,愿也。
        许愿说:高。
        但是,自己想了半天,不但不觉得高,反而觉得很俗。玩成语和拆字游戏而已,没什么意思。
        又想半天。得几个名字:本蒸坊(“本真”谐音);纯蒸年代(即“纯真年代”);归蒸苗家小吃(源自成语“返璞归真”);蒸的传人(有词语“真传”)。
        还是觉得不满意。
        于是突发奇想,说:如果是我自己开店,我会取名“句句蒸食坊”。别问我为什么。
        后又觉得不解释一下不好,便说:典出“毛主席的话句句是真理,一句顶一万句。”(林彪语)真理,真你妹!“蒸理”还差不多。要不你直接叫“蒸理苗家风味小吃”吧。
        想想这个名字太邪门了,开开玩笑可以,真做店名未必符合许老板的口味。毕竟是女同志,还是应该取正经点的名字才好。
        于是又回到起点:把第一个改成“囸尚苗家蒸食坊”。囸,读ri(日)音,“囸尚”谐音“日上”,意寓蒸蒸日上。囸,由口正组成,暗示口味正宗;尚,有尊崇,崇尚之意,两字皆有吉祥而深刻的寓意。这个名字的不足是:“囸”字比较生僻,非常用字,对传播有一定影响。
        最后建议:
        1.走深沉路线,取名“囸尚苗家蒸食坊”;
        2.走清新路线,取名“纯蒸年代”;
        3.走旁门左道,取“句句蒸食坊”(隐晦风格)或“蒸理苗家风味小吃”(直白风格);
        4.走中庸之路,则叫“本蒸坊”或“归蒸坊”。
        各位:如果你是老板,你会选择哪个名字?或者,你会取一个怎样的别致的店名呢?